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福彩3d画谜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經濟論文 >> 房地產論文 >> 正文

執行拍賣之法理研究

時間:2006-11-22欄目:房地產論文

  拍賣是一種競爭買賣,我國《拍賣法》第3條規定:“拍賣是指以公開競價的形式,將特定物品或者財產權利轉讓給最高應價者的買賣方式。”我國《民事訴訟法》第226條規定:“被執行人逾期不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規定交有關單位拍賣或者變賣被查封、扣押的財產。”[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以下簡稱《執行規定》)第46條規定:“人民法院對查封、扣押的被執行人財產進行變價時,應當委托拍賣機構進行拍賣。”因此,從拍賣的理論及有關規定中可以看出,拍賣是強制執行程序中重要的換價措施。但是由于拍賣涉及到法院、買受人、債權人、債務人等主體,他們之間的法律關系應如何理解?買受人的權利該如何保護?執行拍賣的法律性質是什么?執行拍賣的公信力如何定位?這些問題一直困擾著執行拍賣實踐,從而使得我們在處理執行拍賣糾紛時只是做到以協調為主,盡量息事寧人。據此,本文試圖對執行拍賣的相關理論進行研究,以期能拋磚引玉,深望同行能就此發表高見,共同討論。

  一、執行拍賣之法律性質的法理分析

  權利與義務是相對概念,權利的實現有賴于義務的履行,若債務人不履行債務,債權人即須采取救濟手段來實現其債權。由于社會文化的進步及國家權力的增強,近代國家已確立國家救濟制度,即由國家擔當實現權利的任務,債權人享有的只是強制執行的請求權,而強制執行已是實現權利最后且最有效的公權力救濟方法。執行拍賣是強制執行程序中的重要一環,史尚寬先生認為:“強制執行法上的拍賣,乃系國家依其執行機關所行標的物之變價行為。[1]所以執行拍賣是強制執行權的行使,是公權力的行使,屬于公法范疇也是理所當然。但是,執行拍賣畢竟是拍賣中的一種,在執行拍賣的手續上,拍賣公告是買賣引誘,應買人的出價是一種買賣要約,拍賣則是買賣的承諾,最后是拍賣人與買受人之間成立了買賣契約。這個過程與一般貨物買賣的協議磋商過程相似,而且執行拍賣恰是拍賣人將拍賣物交付買受人所有并喪失所有權,買受人則接受拍賣物并支付約定價金,是有償受讓拍賣物的行為,符合買賣關系的一般特征,與私法上的民事行為相似。因此;執行拍賣又同時具有私法性質。但是,由于強制拍賣以查封為前提,不以拍賣物所有人的意志為轉移,這與私法上買賣關系應建立在雙方當事人意思自由為前提又發生沖突。對此,我們主張折衷說,即執行拍賣是一種比較特殊的買賣行為,兼有公法處分和私法買賣的雙重性質,從強制拍賣中執行機關不顧債務人的意思而將拍賣物的所有權移轉于第三人看,具有公法處分的性質;另從根據執行拍賣而將債務人所有的拍賣物轉移給買受人及買受人因此給付價金來看,又具有私法買賣的性質。我們在處理執行拍賣糾紛時,不能單純從公法或單純從私法方面出發來處理問題,而且在今后制定執行法時,針對執行拍賣的特殊性,法律應該對執行拍賣作出一些有別于純私法上的普通買賣、有別于純公法上的國家征收拍賣的特別規定。

  二、執行拍賣之公信力問題

  執行拍賣具有公法上處分及兼有私法上買賣的法律性質。首先,確定執行拍賣公信力是維護社會交易安全的要求。將執行拍賣作為一種特殊買賣關系來思考時,執行拍賣是一種物權的變動方式,同時,也是社會交易市場的組成部分。從有利于維護商品交換的正常秩序,促進市場經濟有秩序發展的角度出發,拍賣物的買受人基于對社會交易的充分依賴及善意而取得的拍賣物,應及時予以法律上的保護,承認其交易的公信力。其次,確立執行拍賣之公信力是執行拍賣公法性質的內在要求。執行拍賣的特色,是具有公權處分的性質,國家強制執行機構憑其公權力所進行的拍賣行為,不僅能取信于一般民眾,而且必須負起拍賣的法律效果。凡是基于信賴法院拍賣行為的人,無論是買受人或是一般民眾,都應受到公信力的保護,由于法院拍賣行為是國家機構具有公信力的執行行為,所以不管債權人的債權是否真正存在,也不管買受人的意思是否為善意或惡意,更不管拍賣物是否真正屬于債務人所有,買受人都能因信賴法院拍賣有公法上的效力,而取得拍賣物的所有權。基于此種理由,臺灣地區強制執行法第98條規定:拍賣不動產,買受人自領得執行法院所發給權利移轉證書之日起取得該不動產所有權,無須以登記為取得所有權之生效要件。第三,確立執行拍賣之公信力有利于法院開展執行換價活動。如果普通民眾對執行拍賣的公信力有懷疑時,必然影響法院對被執行財產的換價行為,也同時影響執行工作的順利開展。為了充分闡述執行拍賣的公信力問題,本文著重就依無實體權的執行依據的執行拍賣及拍賣第三人財產的法律效果進行分析,以論證執行拍賣公信力之必要性。

  (一)法院根據無實體權利的執行依據所進行的執行拍賣

  根據《執行規定》第2條規定,有6種法律文書可以成為執行依據,而執行機構只能形式審查執行依據,不能對執行依據進行實體審查。因此,存在有些執行依據的實體權利并不存在的可能性,法院憑這些并無實體權利的執行依據進行強制執行、查封、扣押被執行人的財產,并委托進行拍賣,將拍賣物拍賣給買受人。在執行拍賣程序終結后,如果債務人通過再審或其他程序獲勝推翻原執行依據后,買受人所取得拍賣物的所有權是否受影響?債務人的權利該如何保護?債權人應承擔什么責任?如果單純從執行拍賣是私法上買賣關系來看,債權人對債務人無實體請求權,執行拍賣對于債務人自然無法律上約束力,債務人可以基于所有權人的地位向買受人追回其財產,債權人對買受人承擔權利瑕疵擔保責任。但執行拍賣首先是具有公法性質的處分,買受人基于對公法處分的信賴及對社會交易安全的信賴而參與的競買理應有法律上的效果。在對財產靜態安全保護與動態安全保護發生沖突時,債務人僅能以不當得利或損害賠償的法律關系,另行起訴債權人請求償還損失,不能因債權人請求權不存在,其執行依據喪失而主張法院拍賣無效,也不能因此影響買受人已取得拍賣物的所有權,這就是法院拍賣公信力的要求。

  (二)強制拍賣非屬債務人財產的法律分析

  既然債務人的財產是其債務的總擔保,因此,執行機構也只能就債務人的財產進行執行拍賣,不得對第三人財產進行執行。但在有些場合,執行機構無法辨認,例如動產因無登記制度,不容易判斷是誰的,而且有些放在被執行人處的財產是以所有權保留買賣,所有權尚未轉移給被執行人,在被執行人下落不明的情況下,更無法一時作出判斷;又如在執行被執行人個人財產時,其個人財產與家庭其他成員財產也難以分辨,在此情況下,很有可能將第三人的財產進行執行拍賣。因此,如果法院誤將第三人財產予以拍賣,那么,買受人所取得拍賣物是否有效?第三人的權利該如何救濟?對此,臺灣地區“最高法院”1967年臺上字第1175號判決指出:“強制執行中拍賣之不動產為第三人所有者,其拍賣為無效。該第三人之所有權不受影響。”[3]1964年臺上字第2261號判例略謂:“執行法院拍賣查封之不動產,以其價金分配于各債權人者,縱該不動產嗣后復經確定判決認為不屬于債務人所有,不能轉移于買受人,而買受人因此所受價金之損害,亦只能向直接受其利益之債務人請求償還。”[4]分析這種態度,無非是基于私法買賣關系中無權處分無效的原理,認為法院無權處分第三人財產,故其拍賣也當然無效,而無

效自始沒有法律效力,理應返還,故認為第三人財產無辜被侵害時,應受保護準許回復其所有權的做法也是合乎正義精神的,同時能維護所有權人的權益。但是此觀點僅是從私法上公平觀念出發,如果同時從公益的角度考慮執行制度的公信力及法律安定性的價值,則是一個價值取向的判斷和取舍問題,如果第三人的財產權得到保護,那么,買受人的權利如何得到保護?買受人一方面已交納價金,另一方面卻不能取得拍賣物所有權,向債務人請求返還,又無實際效果。因此,對相信法院公信力的買受人是很不公平的。“維護所有權之靜態安全固然重要,但在今日交易繁多之社會,保護所有權之動態安全更加重要。私人交易之場合,民法上尚有即時取得制度,保護交易之安全,何況國家法院機構主持之公開拍賣,豈能不顧其執行制度之公信力及交易之安全?”[5]因此,我們認為交易安全的公法上的利益應該重于私人間純粹的公平觀念,同時,法律應該有特別保護的必要。所以,第三人不得以所有權人地位或以不當得利為理由向買受人請求返還拍賣物。

  至于第三人所受的損害,視情況向執行機構、債權人或債務人請求償還其利益或賠償其損害。如執行機構已將拍賣價金交付給債權人并將余款交付給債務人,可向債權人及債務人分別請求返還。如價金尚在執行機構,向執行機構請求返還。因為在法理上,第三人所有權雖然因拍賣而消滅,但其拍賣的價金成為物上代位請求權,第三人可請求返還。另外,從公平的角度出發,只有與債務人關系密切的第三人,其財產才有可能被誤拍賣。只要法院盡了注意義務,如從正常程序無法判斷該財產為第三人所有,法院不應承擔責任,以維護公法的嚴肅性。此外,法院在程序上還有給第三人在執行中提出異

[1] [2]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 ag森林舞会押法平局 美国恐怖嘉年华 助赢彩票软件 手机 陕西快乐10分玩法中奖规则 百乐门游戏大厅 动物狂欢怎么玩才赚分 彩票人工计划软件ios版 安卓西游争霸游戏下载 六人通比牛牛 大公鸡七星彩 捕鱼达人游戏在线玩 爱丽丝是什么意思 新强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幸运飞艇科学买法 百人牛牛单机版游戏下载 侏罗纪世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