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福彩3d画谜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經濟論文 >> 房地產論文 >> 正文

淺析建設工程欠款的法定優先權

時間:2006-11-22欄目:房地產論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以下簡稱“《合同法》”)第286條規定:“發包人未按照約定支付價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發包人在合理期限內支付價款。發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設工程的性質不宜折價、拍賣的以外,承包人可以與發包人協議將該工程折價,也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本文稱該條規定的承包人的權利為建設工程合同中的法定優先權(以下簡稱“法定優先權”)。

    此條乃《合同法》的新規定,立法者意在解決建設工程合同糾紛中大量的拖欠工程款問題。大陸法系各國立法,多有類似之規定,如德國民法第648條、瑞士民法第837條、日本民法第327條、中國臺灣地區“民法”第513條等。本文專以我國臺灣地區“民法”及日本民法的有關規定為參照1,對我國《合同法》上的法定優先權問題略作粗淺的分析。

    一、法定優先權的性質

    此項法定優先權的性質為何?國內學者見解不一。多數學者認為該項權利屬于留置權2;也有少數學者認其為優先權,其效力在所有的基于建設工程而產生的擔保物權中,居于最優先的地位3.其他大陸法系國家及地區對于此等權利的性質,大凡有兩種認識,一者視其為法定抵押權,如臺灣地區“民法”;二者視其為先取特權,如日本民

    法,上述我國少數學者的觀點,實為日本之先取特權說。

    至于認其為留置權者,則為罕見。

    依筆者見解,如有學者指出的那樣,留置權說在理論上有重大缺陷:留置權的標的物通常應以動產為限4;留置權的成立以占有標的物為條件;此二項第286條規定的權利均不相符5.因此,則留置權說恐非妥當。至于先取特權說,亦非無懈可擊。我國民法歷來并無先取特權之物權類型,《合同法》原屬債法之一部,現以其一個條文來創設一種全新的物權類型,終似有越俎代庖之嫌。何況,先取特權制度因缺乏有效的公示制度,故漸為近世民法所不采,早期的法國民法和日本民法尚保存了先取特權制度,而后來的德國民法、瑞士民法及臺灣地區“民法”原則上

    都已廢棄了這一制度6,因此,我國再去移植先取特權制

    度,似無必要。筆者以為該項權利的性質似以法定抵押權較為相宜,惟應認此等法定抵押權的實行須經過特定之程序。不過,研究該項權利的性質,實際意義卻在于確定其效力:先取特權、留置權通常較抵押權更為優先;此外留置權尚有上述留置標的物的效力,而其他兩類權利則無此種效力。筆者雖主張其性質類似法定抵押權,但畢竟兩者尚有差別,故本文仍以“法定優先權”稱之,但此所謂“優先權”非先取特權說者所謂的“優先權”,特作區別。

    然而,無論該項權利為留置權、抵押權,抑或先取特權,其為一種擔保物權則屬無疑。因《合同法》第286條明言其乃存在于物上之權利,權利人無須請求義務人為某種行為,徑可支配其物,且為擔保一項特定之債權而存在。既如此,則凡物權及擔保物權共通之性質與效力,其皆擁有,后文對此將另有論述。

    二、法定優先權成立的要件

    《合同法》第286條規定的實為法定優先權的實行要件,而非成立要件,故只能通過解釋的方法,推知其成立要件如下:

    1.須因建設工程合同所生之債權。本條被置于建設工程合同章中,又明確以承包人、發包人為權利義務的主體,可知法定優先權擔保的債權須因建設工程合同所生,具體言之,則為承包人受領工程款的債權。

    根據《合同法》第269條第2款的規定,建設工程合同包括工程勘察、設計、施工合同。至于建設之內容是否必須達一定之重要程度,始可享有此等法定優先權之點,臺灣地區“民法”設有限制性規定,即建設之內容須為建筑物、工作物之新建或為此等建筑物、工作物之重大修繕。此種限制,在法理上殊值稱道,因不動產往往價值甚高,對當事人利益影響頗大,如對于從事任何細微建設行為的承包人,均賦予就不動產之全部7換價受償的權利,未免過分有害其他不動產權利人的利益,就擔保承包人小額債權的實現而言,通常亦無必要。《合同法》雖如日本民法,未有此等限制,然在實務上不無參照臺灣地區“民法”作出一定限制的必要。

    至于此等債權之標的,《合同法》雖言“價款”,但即使為實物8,解釋上亦不妨成立法定優先權。

    既言因合同所生之債權,則因侵權、不當得利、無因管理等他種原因所生之債權,即便與建設工程相關,亦無成立法定優先權之余地。

    2.標的物須為發包人所有的建設工程。我國《合同法》第286條未設明文規定法定優先權的標的物須為發包人所有,但在解釋上則不能不有此限制。否則,對不動產所有權之保護必將不利,因債權不具公示性,所有權人如非親自發包,往往不易了解是否存在以其所有的不動產為標的物的建設工程合同存在,于是可能在全然不知的情況下,令其屬所有的不動產負擔法定優先權,并因此等權利的實行而使不動產易主。反之,在登記制度較為完備的情況下,由承包人來了解其建設之不動產的權屬則較簡便。如承包人明知建設之不動產非發包人所有,仍為工程建設,則應視為自愿承擔價款之風險。比如,房屋的承租人或典權人將修繕房屋等工程發包后,未支付工程款,如許承包人于該房屋上成立法定優先權并為實行,則房屋所有權人的利益勢必遭受不測。更有甚者,如解釋上無此限制,則即便發包人對房屋之占有本屬無權占有,后又擅自發包,承包人亦能成立法定優先權,如此,所有權人豈非雪上加霜。可見,允許在非為發包人所有的建設工程上成立法定優先權,有害不動產靜的安全,也有悖意思自治原則9.再者,并非建設工程合同當事人的不動產所有權人,與承包人沒有直接的法律關系,不承擔支付工程款的義務,而要以其所有的不動產來擔保此等義務的實現,無形中把所有權人也追加為連帶債務人,有違債權相對性原則。另外,將標的物限制為發包人所有,亦有利于促進保護消費者之政策,后文將有詳述。因此,臺灣地區“民法”明文規定法定抵押權的標的物須為“定作人(即我們所謂的發包人)之不動產”;日本民法雖無明文,但解釋上亦承認此點10.因此,對《合同法》第286條所謂的“建設工程”應作目的性縮限解釋,使其局限于發包人所有之建設工程。

  &nb

sp; 如此,則與總承包人訂立工程合同之分承包人,因其所施之工程非為總承包人所有,故不得直接享有法定優先權。至于其在符合《合同法》第75條規定的要件下,代總承包人之位行使法定優先權11,則屬另一問題,此時分包人的權利自應以總承包人享有的權利為限。

    3.須建設工程之性質適于換價。《合同法》第286條雖僅針對換價言,須建設工程之性質相宜,然而既不得換價受償,則法定優先權的效力盡喪,亦無成立之必要,故筆者以為其亦為法定優先權成立之要件。

    何種工程性質不宜換價?法無明文,解釋者多以國家重點工程及用途關系國計民生的工程屬之12.惟筆者認為,為維護私法自治和充分保護承包人的利益,認定性質不宜換價的工程應有嚴格限制。原則上只有出于兩類目的方可作此認定,一者為社會公共利益,二者為保障基本人權。具體說來,強制執行法上規定的不得強制執行的不動產可屬之。

    滿足上述三項要件,即可成立法定優先權,至于承包人是否按時完成建設工程、建設工程是否存在瑕疵等,均非所問,蓋此項法定優先權專為保護承包人的利益而設,發包人對承包人縱有基于債務不履行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亦不能妨礙其成立13.

    三、聯建合同、委建合同中法定優先權的適用

    1.聯建合同

    此所謂聯建合同,乃指當事人雙方約定,由一方提供基地使用權,另一方出資建房的合同。于此類合同中,是否將有法定優先權之適用,仍應以其是否滿足上述三項要件為判斷標準,其中工程性質問題并

[1] [2] [3] [4]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 如何搞自媒体创作赚钱 排三6码遗漏 1万赢到100万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 三个色子规则 奔驰宝马刷流水方案 2018年写自己会努力赚钱的话 排列三四码遗漏组六分析 重庆时时彩34567技巧 pk10手机直播视频直播 11选五技巧 股票融资的钱可以自己用吗 澳洲幸运8 内蒙古快3今日预测杀码号 谁有精准的幸运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