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福彩3d画谜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與至善:論朱子對《大學》闡釋的一個向度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提要:本文認為,朱子對《大學》闡釋最根本的一個向度是《大學》“三綱領”中之“止于至善”。在朱子看來,“至善”不同于一般意義上的“善”,小學的工夫成就的是“善”,即使人做一般意義上的好人,而大學則要人“止于至善”,做一個圣人。所謂“止于至善”,它一方面意味著要將人本有的明德推至極致,使人心不受一毫私欲之沾染;同時又表現為應事接物之際體察入微,不僅不受事物千變萬化所左右而保持吾心之貞定,而且更能將事物之方方面面無不安排得妥當合理。同時,要“止于至善”,工夫上要求無所不用其極,一節接一節而止于至善。而在這層層遞進的工夫論體系中,最重要的是格物致知論,它是“止于至善”最重要的保證,朱子詮釋《大學》之所以以重視格物工夫為特色,應落實在這一點上予以考慮。就此而言,朱子格物的目的不在于博學多聞,而在于實踐領域的止于至善,單純以知識論的立場來看朱子的格物論恐怕有所偏差,陸、王“義外”、“支離”等批評也要重新予以審視。

    朱子平生用力最多者,在《大學》一書,I 其學說之核心內容,特別是他的工夫理論,即格物致知說,正是在通過對《大學》的闡釋過程中,得到了最完整的表達。然朱子之學,最受后儒詬病者,亦多集中于其《大學》學中,約而言之,批評的聲音來自兩個方面:其一為經學史家。或曰強分經傳,或曰顛倒舊次,或曰補闕遺文,II  在他們看來,朱子的做法未免“率情咨意”而“不可為訓”,III  然而,就是對朱子的《大學》學批評相當嚴厲的周予同先生,也承認“當微言大義之際,托經學以言哲學,自有其宋學之主觀立場。”IV 因此,從哲學解釋的立場來看,盡管經學史家的批評可以成立,但我們也不必囿于傳統經學的立場,以整理古籍的要求來看《大學章句》而否定之。V 第二種批評則來自哲學家的陣營。這一批評主要集中于朱子《大學補傳》及其相關的義理內涵,早在與朱子同時代有陸象山,后則有王陽明。他們對朱子的格物致知論尤為不滿,以朱子之工夫論為“支離”,又以為其專務“道問學”而忽視“尊德性”,從而有向外求索之病等等,故王陽明又有恢復古本《大學》之說。沿續陸、王之思路,現代學者中也有許多人以朱子的格致說近似于西方哲學意義上的知識論,如? 滄諶壬湍恐胺喝現饕濉薄I 

    毋庸置疑,朱子詮釋《大學》的關鍵在于格物致知說,而其引起的爭論亦多由之而起。本文的意圖不在于判定孰是孰非,亦不討論朱子之說是否真正符合古本《大學》的原義,就象現在風行一時的詮釋學(Hermeneutics)來說,也有所謂“詮釋與過度詮釋”(interpretation and over interpretation)之爭,VII 但這不是我們要關心的問題。然而,正如伽達默爾(H.Gadamer)所說的,“作為歷史對象的整個流傳物并不是像單個文本對于語文學家那種意義上的文本。” VIII  從哲學詮釋學的立場來看,“解釋者必須恢復和發現的,不是作者的個性與世界觀,而是支配著文本的基本關注點――亦即文本力圖回答并不斷向它的解釋者提出的問題。假如這種把握住由文本提出的問題的過程僅僅被想象為科學地提取出‘本來的’問題,那它就不會導致一種真正的對話,只有當解釋者被主題推動著,在主題所指示的方向上作進一步的詢問時,才會出現真正的對話。” IX  因此,如果要對朱子對《大學》的詮釋作進一步的研究的話,我們與其討論朱子的詮釋是否符合古義,毋寧去探究一下,在朱子心目中,《大學》文本力圖回答并不斷向后世的詮釋者們提出的問題為何? 空饈導噬弦簿褪撬擔汀洞笱А芬皇槔此擔熳喲又蟹⑾植⒍災刈⒌奈侍馕危懇壞┪頤腔卮鵒蘇庖晃侍猓簿筒荒牙斫庵熳游裁椿崽岢銎潿讕咭桓竦畝浴洞笱А凡偷睦礪哿恕?/P>

    一

    要回答上述問題,我們似乎可以先從一個更為簡單一點的問題入手,這即是:在朱子心目中,《大學》的意義究竟何在?在朱子看來,《大學》所講的是“大人之學”,實相對“小子之學”而言。(《大學或問》)《大學章句序》中說,人生八歲至十五歲入小學,“教之以灑掃應對進退之節,禮樂射御書數之文”;及十五歲成人之后,才“教之以窮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是為大學。雖然朱子在《大學章句》之卷首引用了伊川稱《大學》為“初學入德之門”的評價,但這可能只是某種推尊前賢之意,我們大可不必深究。事實上,在朱子心目中,一個人的教養必須分成兩步走,在大學之前要有一個小學教育的階段,小學才真正擔負著入德初階的任務。在《大學或問》中,朱子進一步闡明了小學與大學之關系:

    學之大小固有不同,然其為道則一而已。是以方其幼也,不習之小學,則無以收其放心,養其德性,而為大學之基本。及其長也,不進于大學,則無以察夫義理,措諸事業,而收小學之成功。

    在《答胡廣仲》一書中,朱子說得就更加明白:

    蓋古人由小學而進于大學。其于灑掃應對進退之間,持守堅定,涵養純熟,固已久矣。是以大學之序,特因小學已成之功而以格物致知為始。今人未嘗一日從事于小學,而必曰先致其知然后敬有所施,則未知其何為主而格物以致其知也。(《朱文公文集》卷四二)

    此外,在《語類》中也大段地討論了小學與大學的關系。X  大體上說,朱子認為小學實際上為大學之根本,若缺了小學之工夫,也就很難能夠成就大學之功業。XI  在朱子看來,小學工夫主要是持敬涵養、躬行踐履,一方面使心思不放逸、不走作,所謂“收其放心,養其德性”,XII 同時又能知道事為之當然,諸如“出必告反必面”之類。XIII 這也就是說,經過小學所下之工夫,一個人應該基本上能夠成為一個“善”的人,XIV 他的行為能夠符合社會的基本規范與道德要求,同時也可說是“涵養踐履之者略已小成”。XV(《答吳晦叔》,《文集》卷四二)

    然而在朱子看來,一個人只成就小學的工夫還是不夠的。特別是作為大學教育的對象,所謂“天子之元子、眾子,以至公卿大夫元士之適子,與凡民之俊秀”,(《大學章句序》)亦即社會精英之候補階層,并不能僅僅滿足于做一個一般意義上的善人,而必須將小學階段所明之善推往極致,即通過“察夫義理,措諸事業”而“止于至善”,是為大學之工夫。同時,面對許多人生的具體問題,在小學階段尚不能體察入微,就更需要加以大學工夫,如《朱子語類》載:

    致知、格物,大學中所說,

不過“為人君,止于仁;為人臣,止于敬”之類。古人小學時都曾理會來。不成小學全不曾知得。然而雖是“止于仁,止于敬”,其間卻有多少事。如仁必有所以為仁者,敬必有所以為敬者,故又來大學致知、格物上窮究教盡。(卷14第24條,黃子耕錄)

    由此我們可以初步看出:第一、小學與大學構成朱子工夫論中最重要的兩大次第,小學明乎“善”,要求人成為一個好人,這是做為一個人起碼的要求;而大學則在小學工夫的基礎上,要人止于“至善”,成就一個圣人。XVI  第二、從朱子工夫論的整體上看,小學與大學雖然有次第上的區別,但不可將二者割裂看待,所謂“其為道則一而已”。因此,我們在研究朱子大學工夫時,不但不可以忽視朱子小學之工夫論,而且我們應該牢牢記住,在大學任何一個工夫次第中,始終有一個小學工夫的前提存在,XVII  否則的話,極有可能誤讀朱子之工夫論。第三、小學與大學既然有次第之別,則大學之功必非小學所能成,在某種意義上說,小學與大學之區別,也就是成就“善”與成就“至善”的區別,也正是有這一區別,大學工夫對于朱子來說才能得以成立。

    二

    上述所謂“至善”一詞,取之于《大學》開篇的第一句話:“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在《大學章句》中,朱子將之稱為《大學》的“三綱領”。既稱之為綱領,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可以認為,朱子對三綱領的詮釋,就是對《大學》總體精神的把握,至于所謂的“八條目”,不過是“三綱領”的具體推衍而已。XVIII

    我們從字面上就可以看出,“三綱領”的三者之間并非平列之事,朱子也承認,從工夫之大節目上看,只有“明明德”、“新民”兩事,“止于至善”說的只是二者之規模。XIX  雖然《大學》總的目標是明明德與新民,在朱子看來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