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福彩3d画谜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再論《文子》與《淮南子》的關系問題[2]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內容提要:《淮南子》和《文子》的關系是很清楚的,《淮南子》有可能稱引而不是抄襲了古本《文子》,今本《文子》卻大量抄襲了《淮南子》,今本《文子》對《淮南子》的抄襲可以總結為:大量拷貝、刪節摘錄、改頭換面、概括虛化、弄巧成拙五條二十個字,每一條都可以找出確鑿的證據。 
  
    
  
  關于竹簡《文子》、今本《文子》與《淮南子》的關系問題,無論是《文子》研究,還是《淮南子》研究,都是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就目前學術界的觀點而言,越來越多的學者開始接受竹簡本子與今本《文子》應當區別對待,今本《文子》大量抄襲了淮南子的觀點;但仍有學者堅持認為是《淮南子》抄襲了《文子》而今本《文子》大體可信;還有的學者認為《文子》和《淮南子》相互抄襲;另有學者認為《文子》和《淮南子》沒有誰抄襲誰的問題,而是它們有共同的來源。可以說,《文子》和《淮南子》可能的關系無非也就是這幾種,各種觀點的提出和相互駁難將會使討論更加深入。本文將在時賢研究的基礎上,較集中地討論今本《文子》如何抄襲《淮南子》的問題,以就教于大方。
  
  一、四個最基本的事實 
  
  其一、今本《文子》與《淮南子》重合太多,而竹簡《文子》和《淮南子》呼應太少。如果有一段話簡單地在這本書里有,在那本書里也有,當然談不上誰抄誰的問題,但是《淮南子》和《文子》中的內容在相重合的同時,形式上又發生了變化,這就為我們分析二者的關系提供了線索。最主要的是這種重合不是個別的,而是普遍的。
  
  丁原植先生統計今本《文子》約有39,228字,(!)筆者用電腦統計,為39,231字 ,(指未加句讀的白文)相差無幾,其中30,800多字見于《淮南子》或和《淮南子》基本對應,最后兩篇主要內容完全見于《淮南子》。(陳麗桂先生認為《上仁》一篇也全部見于《淮南子》,這樣除去最后三篇,《文子》正好為九篇。(2)實際上《上仁》一篇有1,100多字不見于《淮南子》,占《上仁》一篇的三分之一。)從字數上來講,今本《文子》近四萬字,其中近80%左右和《淮南子》中有關內容完全重合,也就是說今本《文子》中只有不到八千多字的內容不見于《淮南子》。如果沒有竹簡《文》的出土,我們還可以說,《文子》一書“為《淮南子》吸取殆盡,”但是竹簡《文子》中現存的內容絕大多數和《淮南子》沒有對應關系。《淮南子》雖亦雜采諸書,但“首尾條貫、自成機杼”,且取他書者基本保留原貌,而在今本《文子》中卻大都變成了“老子曰”的內容,尤其是不同身份的對話者被悉數抹去姓名。竹簡《文子》目前的釋文和《淮南子》明確對應者很少,而且個別相對應的材料是否就是竹簡《文子》中的內容還不確定。(詳后)
  
  其二、今本《文子》和竹簡《文子》從內容到形式都是異大于同,而今本《文子》和《淮南子》卻是同大于異。更為主要的是,《淮南子》一書,立論宏偉,視野廣闊,近于《莊子》;典故豐富,廣征博引,近于《呂覽》;文辭華麗,講究聲韻,近于漢賦,囊括眾家而自成一體,文風統一。相比之下,竹簡《文子》文風樸素,言簡意賅。
  
  其三、竹簡《文子》下葬于西漢末年。這個時間一方面晚于《淮南子》的問世;另一方面,劉向歆見父子領校秘書的時間和八角廊四十號漢墓的下葬時代都是在西漢未年,相差最多不過30年。漢成帝河平之年(前26年)劉向受命領校秘書,至綏和二年(前7年),劉歆繼續父業。李學勤先生已經指出,可知九篇本的《文子》存在于西漢晚期。八角廊40號漢墓正好屬于這一時代,發掘者推斷墓主是中山懷王或孝王,但傾向于前者,中山懷王卒于宣帝五鳳三年(前55年),比劉向校書早21年,孝王卒于成帝綏和元年(前8年),則接近劉歆領校秘書之年。“無論如何,劉向歆父子所見《文子》應該和竹簡本一致,至少也是相似的。”(3)當然不能排除劉向歆父子整理不同的《文子》傳本,在結構和篇名上作一些編輯的可能。但是,如果當時的《文子》就和《淮南子》有如此大量內容重合,劉氏父子和班固不會熟視無睹的。而對于《文子》一書純粹性的質疑是從唐柳宗元開始的。
  
  其四、竹簡《文子》有上下經之分,而《漢書·藝文志》著錄為九篇,魏晉以來的著錄則有十篇、十一篇、十二篇數種。今本《文子》多為十二篇(《四庫全書》兩淮鹽政采進本也分為上下卷)。孫星衍認為“班固”《藝文志》稱九篇者。疑古以《上仁》、《上義》、《上禮》三篇為一篇,以配《下德》耳。孫星衍的這種懷疑是沒有根據的,他的判斷也令人費解。如果,《上仁》、《仁義》、《上禮》三篇為一篇,那么《文子》一書是十篇而不是九篇。這里的“上”都是“尚”的意義,不知和“下德”如何“配”法。
  
  以這些基本的事實為前提,我們不難推論是今本《文子》抄襲了《淮南子》。李厚誠先生最近撰文說“張豐乾君此前曾有一文論《文子》與《淮南子》關系,認今本《文子》為偽”,他還批評了“張君認今本《文子》為偽的主要理由”,(4)實際上,筆者從來沒有論定今本《文子》是偽書,而是一直強調,竹簡《文子》的出土證明今本確非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但二者從形式到內容相去甚遠,不可相提并論。對比兩者的同異,就不難發現今本必晚出于竹簡本。今本的出現不會早于東漢前期,《淮南子》不可能抄襲今本《文子》,它和竹簡《文子》也沒有多少直接聯系,是后人大量抄襲《淮南子》以補充今本《文子》,以至于《文子》其書面貌大變。換言之,我認為,今本《文子》不全真,也不全偽,而是如柳宗元所言,是“駁書”,竹簡《文子》的出土確證了這一點。下面更進一步地證明這一點,同時回答學術界的一些猜測。
  
  二、今本《文子》比竹簡本更早嗎——關于竹簡《文子》的“避諱” 
  
  今本《文子》晚于竹簡本,不光是“理當如此”,而是有確鑿的根據,容易形成共識。但趙建偉先生最近提出今本《文子》的主體部分要早于竹簡《文子》,為竹簡《文子》所本。他的主要根據是竹簡第0806號:“也,大而不衰者,所以長守□,這兩句簡文與今本《文子·道德》“盈而不虧,所以長守富也”,相對應,“很明顯,簡文為了避漢惠帝劉盈的諱而把盈改成了大,今本則保存了古本的原貌。”(5)
  
  這里首要的問題是“大而不衰者,所以長守□”和今本“盈而不虧,所以長守富也,”是否對應的問題,“不衰”和“不虧”顯然不是對應的。竹簡0864號為:“高而不危者,所以長守民”,今本則為“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也”,“守民”與“守貴”也不是對應的。實際上竹簡本與今本在這個問題上差異是比較大的,簡本:
  
  0908  也,見小故能成其大功,守靜□ 
  
  0806  也,大而不衰者,所以長守□ 
  
  0864  高而不危,高而不危者,所以長守民 
  
  2327  有天下,貴為天子,富貴不離其身
  
  今本:
  
  處大,滿而不溢;居高,貴而無驕。處大不溢,

盈而不虧;居上不驕,高而不危。盈而不虧,所以長守富也;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也;富貴不離其身,祿及子孫,古之王道具于此矣。 
  
  今本所討論的問題可分解如下:
  
  處大,滿而不溢,處大不溢,盈而不虧,盈而不虧,所以長守富; 
  
  居高,貴而無驕,居上不驕,高而不危,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 。
  
  富貴不離其身,祿及子孫,古之王道具于此矣。
  
  和簡本一樣,今本也是討論了“大”的問題,簡本中的“大而不衰”是和上文的“見小故能成其大功”相呼應的。今本中也提到了“大”,但是不是講“大而不衰”,而是說“處大不溢”。
  
  《孝經·諸侯章》有相近的言論:
  
  在上不驕,高而不危;制節謹度,滿而不溢。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也,滿而不溢所以長守富也。富貴不離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而和其人民,蓋諸侯之孝也。
  
  《孝經》的這段話非常著名,在《呂氏春秋·察微》中就被引用。這段話的脈絡也可分解如下:
  
  在上不驕,高而不危,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也, 
  
  制節謹度,滿而不溢,滿而不溢,所以長守富也。 
  
  富貴不離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而和其人民,蓋諸侯之孝也。 
  
  對比一下,不難發現,今本《文子》是綜合了《孝經》和竹簡《文子》中的思想,“處大不溢”一詞,“處大”來自竹簡《文子》,而“不溢”來自《孝經》。今本《文子》和竹簡《文子》都討論大和高的問題,大者謂功大,高者謂位高,而《孝經》中討論的卻是“在上”和“節度”的問題。同時,今本《文子》的落腳點又在守“富貴”之上,和《孝經》一致而和竹簡《文子》關注“守民”不同。從今本《文子》和竹簡《文子》的同中之異恰好可以看出今本《文子》是如何

[1] [2]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