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福彩3d画谜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教學論文 >> 語文論文 >> 正文

試論“文子”與田文的關系

時間:2006-11-21欄目:語文論文

“文子”是誰的問題,自班固之后,尤其是柳宗元以來,聚訟不已,在學術界始終沒有較為確切的結論。竹簡《文子》的出土,并沒有提供直接的證據。我們判明竹簡《文子》形成于漢初的可能性最大,說明“文子”是出于偽托,但文子是誰的問題仍然呈膠著狀態。要想有所突破,不僅需要考慮邏輯上的多種可能,更需要多種史料的綜合比照。

    一、古書流傳的復雜性與班固《漢書·藝文志》之注的再考察

    從《漢書·藝文志》的導言來看,孔子之后學術流派很多,書籍的命運多舛,書籍的來源駁雜:

    《春秋》分為五,《詩》分為四,《易》有數家之傳。戰國縱橫,真偽紛爭,諸子之言紛然淆亂。至秦患之,乃藩滅文章,以愚黔首。漢興,改秦之敗,大收篇籍,廣開獻書之路。迄孝武世,書缺簡脫,禮壞樂崩,圣上喟然而嘆曰:“朕甚憫焉!”于是建藏書之策,置寫書之官,下及諸子傳說,皆充秘府。至成帝時,以書頗散亡,使謁者陳農求遺書于天下。 

    王葆玹先生指出,漢成帝時篇籍大增,各種書的藏本頗多,“劉向自恃為《谷梁》學名家及朝野公認的宿學通儒,又屬劉氏宗室,借整理皇家藏書之機,以及與元成兩帝接近的便利條件,自然要在重要典籍的整理上自成系統,與經學的其它派系分庭抗禮。他所擬訂的篇次、篇數都是與舊本不同的,就連書名也要重新擬就”。[1] 

    在“真偽紛爭”、 “藩滅文章”、“大收篇籍,廣開獻書之路”、 “下及諸子傳說,皆充秘府”、 “求遺書于天下”的背景下,書籍的流傳、創作、整理都會受到影響,產生一些不正常的現象,需要仔細辨別。那些出土文獻誠然沒有經過后人的篡改,但在下葬之前又經歷了那些變故呢?所以需要認真考究。

    具體到《漢書·藝文志》中所著錄的37種道家著作,根據作者的虛實可以分為兩種情況:

    1、本上屬于著者原創或注釋前人作品的,如《老子》、《莊子》、《管子》、《田子》、《老子鄰氏經傳》、《老子傅氏經說》、劉向《說老子》等。

    2、基本上屬于依托或可以懷疑是依托的作品,《黃帝君臣》、《力牧》、《雜黃帝》等班固已明言“起六國時”, 或“六國時所作,托之力牧。力牧,黃帝相”,“六國時賢者所作”。而在《太公》之注中,班固說:“呂望為周師尚父,本有道者,或有近世有以為太公術者所增加也。”那么《伊尹》、《辛甲》、《鬻子》三本書的情況又如何呢?本文認為書名與作者的身世要有所區別。比如“伊尹”是“湯相”,但《伊尹》這本書是不是伊尹本人所著,就需要謹慎對待了。而“辛甲”是“紂臣,七十五諫而去,周封之”;“鬻子”“名熊,為周師,自文王以下問焉,周封為楚祖”。兩人的身世都是有據可察的,但他們是不是就是《辛甲》、《鬻子》的作者還是可以懷疑的。“孔子之前沒有私家著作” 的學術標尺已經被動搖。但 “春秋以前,并無私人著作,其傳于后世者,皆當時之官書也”[2] 的判斷還是可信的。更何況,“周秦古書,皆不題撰人。俗本有題者,蓋后人所妄增。”[3] 比較溫和的說法應該是《伊尹》、《辛甲》、《鬻子》和《太公》一樣是依托于他們的事跡、言論,并做了引申、發揮和附會的書。

    有鑒于此,不能僅僅以《漢書·藝文志》來考量班固之前的文獻,反之,有必要以先秦以來的文獻來考量班固所作的注釋。

    二、眾多“文子”考索

    春秋戰國時期以"文子"為名者屢見不鮮,而冠以姓,僅在《左傳》、《國語》中就能找到十六個之多,遍布晉衛齊魯諸國,且身份各不相同。嚴靈峰先生業已考證這些"文子"都不可能是《文子》一書的作者。[4] 

    劉向《列仙傳》:“崔文子者,太山人也。文子世好黃老言,居潛山下。”《大戴禮·衛將軍文子》中有文子、子貢、孔子三人的對話,其中不乏“文子曰……”的內容,主要是衛將軍文子追問子貢孔子七十余弟子中“孰為賢也”,另外還有孔子對于伯夷、叔齊、柳下惠等人的評論,其中還提到了晉大夫趙武,也就是大家熟知的趙氏孤兒,這個趙武也叫"文子"[5],可見“文子”其人多矣,究竟哪一個和《文子》一書有瓜葛需謹慎對待。

    三、文子:“老子弟子” 的疑竇

    關于文子,班固《漢志》注云“老子弟子,與孔子并時。”王充《論衡·自然篇》也把老子和文子看成師徒關系,以為:“以孔子為君,顏淵為臣,尚不能譴告;況以老子為君,文子為臣乎?老子、文子,似天地者也。”。葛洪《抱樸子內篇·釋滯》:"至于文子、莊子、關令、尹喜之徒,其著文筆,雖祖述黃老,憲章玄虛,但演其大旨,永無至言。"

    錢穆先生業已指出:

    今按莊子好言老子,其所稱老子弟子,如南榮 、庚桑楚、楊子居之徒,雖云空言無事實,亦述之詳矣。顧獨不及文子。其它諸子亦無言文子者。太史公載諸子,亦缺文子。[6] 

    錢穆先生還提到:

    《孟荀傳索引》引《別錄》:“墨子書有文子,子夏之弟子,問于墨子”,則非與孔子同時之文子也。

    錢穆先生在《老子雜辨》一文中又說:“老子弟子文子乃尹文之誤”,并認為《韓非子·內儲說上》中所提到的文子“蓋即尹文子”。

    班固注《漢書·藝文志》,還記載了一位“老子弟子”,他是《蜎子》一書的作者,班固注曰“名淵,楚人,老子弟子”。這個名“淵”的人,一般都認為就是環淵。《史記·孟荀列傳》:“環淵,楚人”, 和田駢、接子、慎到等人都是稷下先生,“皆學黃老之術,因發明序其旨意”,并且各有著作。《史記·田敬仲完世家》記載這些人在宣王時“皆賜列第,為上大夫,不治而議論。”班固并沒有把田駢、接子、慎到等人視為老子弟子,合理的解釋應該是班固所見到的《蜎子》一書中有“學于老子”之類的話。正如王博先生所言,“謂

此人述老子可也,謂其為老子弟子則非也。”[7] 

    而竹簡《文子》中,沒有文子和老子的答問,更看不出文子是老子弟子的痕跡,王博先生對此有精彩的論述:

    班固等以文子為老子弟子,實無證據。傳世本《文子·道德篇》中有“平王問文子曰:‘吾聞子得道于老聃,今賢人雖有道,而遭淫亂之世’”,可為文子師從老子之證,但遺憾的是,竹簡《文子》適有此段。0880號:“王曰:人主唯(雖)賢,而曹(遭)淫暴之世……”而無“吾聞子得道于老聃”句,可知此為后人增益,非原文之舊。[8] 

    由此可以推斷,班固所見到的《文子》中,與八角廊竹簡不同,其中有“吾聞子得道于老聃”的字眼。

    至于錢穆先生所提到的文子“蓋即尹文子”的假說,因為《漢書·藝文志》名家類著錄《尹文子》一篇,注曰:“說齊宣王,先公孫龍”,尹文子顯然也不是老子弟子,更不是“文子”。

    可見,班固所言“稱周平王問”是否誤讀暫且不論,但以“文子”為“老子弟子,與孔子并時” 卻有誤讀的可能,其出發點無非是《文子》書中對《老子》思想多有申述而已。王充、葛洪等因襲班固之言,唐代則把文子封為通玄真人。加之傳世本《文子·道德篇》中有“吾聞子得道于老聃”之語,造成了一連串的“誤讀”,使“平王”與“文子”的問題日益撲朔迷離。考慮到竹簡《文子》的思想和《莊子》外雜篇中的黃老思想多有契合之處,我們更有理由推斷“文子”不是老子弟子。

    四、文子:與平王“勢不兩立”

  

[1] [2] [3] [4] [5] 下一頁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 飞艇前三计划直选计划 猜大小单双稳赚 冠通棋牌二人麻将安卓 双色球开奖号码走势图 单机游戏斗地主单机版 2019年五分赛车计划软件 欢乐生肖平台哪个好 七星彩快发软件 江西时时历史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后三组选包胆技巧时时 彩 pk10赛车计划5码3期 百人炸金花怎么制作 夫人猛料六肖中特 老时时彩走势图 bet 365英国 足球体育 河北时时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