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福彩3d画谜
您現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網 >> 心得體會 >> 讀后感 >> 正文

漫談《活出生命的意義》有感:拉緊生命的弦

時間:2018/9/24欄目:讀后感

  拉緊生命的弦

  ——漫談《活出生命的意義》有感

  原創: 汀上白沙

  在中秋的傍晚,翻完了弗蘭克爾的《活出生命的意義》一書,十余萬字,卻長久地成為美國人心中最具影響力的十本著作之一,也同樣在我的心底留下了些許。

  最初看到《活出生命的意義》這個題目,心中本能地衍生出反感——又是“雞湯文”的一貫標題,且“生命的意義”也一直是人們的終極之問、需要用一生來解答的大命題,普通學者專家皆避而不談,作者怎會有這樣的魄力去觸碰這樣的主題?

  很快,我就被此書吸引。

  他本人的經歷就是個奇跡:身為精神、心理方面的專家,二戰時被關入存活率為二十八分之一的奧斯維辛集中營,并最終幸存。他從科學的角度客觀地觀察和描述著折磨他的一切,以此成功超脫出當時的境遇和苦難,他和他的痛苦都成為自己心理學研究的有趣對象,最終成就了此書。

  集中營有著深刻的歷史烙印,是人類歷史上罕有的極端環境。在這里,沒有時間、欲望去考慮道德、倫理問題。集中營生活是一種“未知期限的臨時存在”,充滿了不確定性——不知道下一次洗澡時噴出來的是水還是毒氣,那些晃晃悠悠的卡車將會把自己帶到哪個黑暗的角落,黨衛軍詭異的笑和焚尸爐的青煙有什么聯系……此時還裹著戰爭勝利的熱風,下一秒又浸泡在槍炮的冷雨之中,如同一場望不見終點的變速跑,最是熬人。

  歷經數千年文明發展的人們,又被逼回了以生存為最高目標的介于人性與獸性間的角落,徘徊不定。人們在其中展現出的種種生命狀態,引人思考。

  在集中營里,有以下兩種典型狀態的人往往會失敗。

  首先是自我放棄。他們經受了數次精神的冷熱交替,如同一個跌跌撞撞仍轉會原地的迷路者,大多都會遍體鱗傷地躺下等死。這種狀態通常的表現是精神崩潰,犯人在早上拒絕穿衣洗漱,拒絕一切勞動,任何勸說與威脅都不起作用,只是縮在自己的軀殼里一動不動,在沾滿糞尿的草堆里吸著藏了幾個月的香煙。他們往往會在四十八個小時內死去,同伴沒有一點辦法。

  生活中也不乏這樣的投影。我們很難叫醒一個裝睡的人正是此理。他們從心底放棄了信念,從而失去了對精神的把握,墮落成一具行尸走肉。

  單純的自我放棄是少數人的崩潰,第二種狀態則是大多數人的無奈之舉——沉浸于無休止的回憶。集中營里的人們某種意義上和鼠疫肆虐時被困疫城,和親人關山隔絕的人們的心態如出一轍。這種驟然的、全面的、前途渺茫的離別讓人們無所適從,因此適當的回憶與溫存本不是壞事,作者也時常在受侮辱時想起他在集中營另一頭的妻,和她的微笑,能讓他暫時跳脫出眼前的茍且。

  但記憶猶如鴉片,當一個人成天追憶那近如昨日卻恍如隔世的音容笑貌而無力自拔時,在心靈深處會衍生出一種流放感——那刺心的記憶之箭直戳進空虛的心田上,被回憶勾引出的無處可用的激情,和那希望時間倒流或飛逝的非理性愿望,正是這種流放感。正如《鼠疫》中所言,“這些日子和回憶猶如飄忽不定的幽靈,只有情愿在他們的痛苦的土地里扎根才有可能成形。”如此,便形成了一個痛苦—回憶—更痛苦—再回憶的惡性循環。

  回憶誠然可以避免精神崩潰,但實際上也放棄了對于生命現實意義的追求,如同停滯于深淵和頂峰的半山腰,說他們在生活,不如說他們在漂浮。他們在沒有方向的日子里和毫無結果的回憶中成了命運的棄兒。

  而弗蘭克爾幸存的主要原因,則是始終堅定地尋求生命的意義。集中營里他曾接觸過的一位女病人給了他很大啟發。那位知道自己不久于世的年輕女子指著窗外道:“這棵樹是我孤獨中唯一的朋友,我常常和它交談。”看到這里,我甚至覺得她是否產生了幻覺,作者問樹是怎么回答她的,女人的話令我凝視許久:“它對我說,我在這里,我在這里,我就是生命,永恒的生命。”年輕女人對待現實的態度和上述兩種截然不同,她選擇了像自然尋求慰藉,也可以說,那長青的樹給她植入了生命的象征與目標。

  這讓我想起史鐵生的《命若琴弦》的結尾:老瞎子又把那張空白的藥方重新封在了小瞎子的琴槽里,他此刻才明白師傅當年的話:“咱的命就在這琴弦上。”那藥方是真是假已經不再重要,它給小瞎子的生命賦予了價值,讓他永遠扯緊歡跳的琴弦,不必去看那張無字的白紙。“目的雖是虛設的,可非得有不行,不然琴弦怎么拉緊;拉不緊就彈不響。”

  書中一個關于苦難的比喻令我記憶深刻:“一個人的苦難就好比毒氣。如果向空蕩蕩的毒氣室灌入一定量的毒氣,氣體將完全而均勻地彌漫開來,不管房間有多大。”苦難無論大小,都完全灌滿了人的靈魂和意識,因此很多時候,尤其是處于絕境中的人們,迫切地需要一種刻意植入的目的,以時刻拉緊自己生命的弦,從而承受住命運的撩撥。

  這讓我對于弗蘭克爾在書中提出的“意義療法”由衷地認同。(www.s3az.com)人的獨特之處在于只有人才能著眼于未來。在極端困難的時刻,這就是他的救贖之道。書中多次提及一句尼采的名言:“知道為什么而活的人,便能生存。”人們活著是為了尋找生命的意義,這也是人們一生中被賦予的最艱巨的使命。

  我先前覺得,人的生命是由一個個階段構成的,同時也是遞進的過程。當我們未走到終點前,眼光總是有局限的,在不同階段會對人生的意義有著不同的定義,很難找到一個終極奧義來一以貫之。隨著閱讀的深入,我漸漸了解到,正因如此,所以重要的不是生命之意義的普遍性,而是在特定時刻每個人特殊的生命意義。正如書中提到關于圍棋的例子,“若離開了特定的棋局和特定的對手,壓根不存在什么最佳的招法。”

  是的,我先前一直在錯誤地追問抽象的生命意義,生命的意義,如同個體的精神和現實結合而誕生的嬰兒,且二者無時不刻不在結合著。你無法將意義抽象,也不必抽象,因為它并非一個完全獨立的個體——只有和精神、現實這兩大母體聯系在一起,才能定義它的屬性。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使命——他人無法代替的使命。何況,生命向來只是站在人間之上的發問者,人們需要根據自己的理解去解決現實的諸多問題、挑戰,以此為回答。

  原來,我們一直顛倒了生命之意義的問題。意義并非人的需求,而是生命的需要。它變化多端,亦無影無蹤,卻切實地定格在生命的每一個瞬間。

  這本書也打破了我過去固有的觀念。

  我一直信奉弗洛伊德所宣揚的人生的最終目的就是內心的快樂。快樂誠然是生命最高境界的體現,但它不該,也不能成為目的。快樂和其他情愫一樣,都是追求每一個意義的過程中的附屬品。當我們把快樂作為最終目的時,也就預示了我們將永遠無法擁有真正的快樂。

  因為有了奧斯維辛,我們知道了人能夠做什么;因為有了此書,我們知道了生命應該追求什么。

  拉緊生命的弦吧,每一個在追求意義的路上奔跑的人,都——命若琴弦。

下頁更精彩:1 2 3 4 下一頁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 2010年股票融资额 四肖必中三期 彩票下载送27元彩金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网 四川时时说明 北单和竞猜哪个奖金高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北京pk赛车3码全天计划 广东体彩11选五走势图 东营股票配资公司 1分快3计划软件 捕鱼来了怎么上分 快乐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百家樂龙虎平台 建足球场 大乐透走势